×

六分鐘行走測試|標準流程、判讀報告,不要錯過這些細節


六分鐘行走測試|標準流程、判讀報告,不要錯過這些細節
最早的六分鐘行走測試(Six-minute Walking Test, 6MWT,可以回溯到 1982 年,由 Butland RJ 等學者由十二分鐘行走測試發展為六分鐘版本。然而,直到 2002 年美國胸腔醫學會(ATS)發表測試準則後,許多臨床研究的測試數據才有了明顯的改善,背後的原理,其實是因為這項檢查對測試方式非常敏感,一些小小的改變就會造成結果的偏差與失準。
如果你對六分鐘行走測試的標準測試流程有些好奇,或者你曾經想過「能不能用行走測試來取代心肺運動測試?」,又或者你想知道行走測試的正常值與判讀方式,請看看我的整理。



六分鐘行走測試是什麼?
是應用最普遍的一種運動測試,測試的目的包含:瞭解健康與疾病族群的運動耐受度、推估心肺病患的預後狀況、提供臨床治療方式的依據、也可以獲得運動限制的可能原因。
進行六分鐘行走測試的時候,會讓受測者來回行走於一段特定走道上,以自己能行走的最快速度,在六分鐘的時間內嘗試達到最遠的距離,這個距離會是最重要的測試結果之一。
為了要達到測試的目的,測試時將有醫療專業人員依照標準流程,評估心跳、血氧、血壓以及症狀等運動生理反應。

標準測試流程
根據歐洲呼吸醫學會(ERS美國胸腔醫學會共同發表的系統性文獻回顧,在不同研究報告,患者在接受六分鐘行走測試時達到的運動強度有著極大的落差,在這些報告中呈現的平均心跳,範圍從 4481 %max HR都有!這樣的差異受到技術員與患者的動機所影響,所以施測者需要教育訓練並遵守標準程序作業,除了避免 GIGO 使的收案結果一無所獲,更重要的是確保患者的最佳利益與醫療資源利用的合理性,為了三方皆贏,首要的工作就是標準測試流程了。

測試前環境與受測者準備
1.       應有緊急醫療規劃,需備有電話、氧氣支持與急救設備。
2.       提前請受測者穿著舒適且適合行走的衣著與鞋子,使用平時使用的行走輔具。
3.       提醒接受測試前兩個小時勿高強度運動,亦勿暖身或試走
4.       行走走道要求:平坦、直線、至少 30 公尺長的走道。預先測量每 3 公尺標記。在起始處與轉折處做清楚標示,例如圓錐體或在地面有明亮標記。起始處應放置一張椅子。
5.       準備評估測量工具:血壓計、血氧計、碼表、紀錄表格、自覺用力係數與呼吸困難評估量表。

測試流程
1.       受測者坐在椅子至少 10 分鐘,測量記錄血氧、心跳與血壓數值。評估 Modified Borg dyspnoea scale Borg Rating of Perceived Exertion (RPE) scale 並記錄。

(The Borg CR10 Scale®. Copyright Gunnar Borg 1982, 1998, 2005, 2016.)
2.       測試前標準化口令指引,說明檢查目的與進行方式。
六分鐘行走測試需要在時間內以最快速度行走,您將在這個有標記的走道上來回行走,總共有六分鐘的時間。每一分鐘結束的時候,我將會提醒您還有多少時間,當六分鐘一到,我會請您停下腳步。
六分鐘並不短,所以您需要一直保持最快速度的行走,可能會感到吃力或疲憊,當無法保持最快的速度時,您可以放慢腳步甚至停下腳步休息,但當您感覺比較舒適之後,請盡快恢復行走。
請記得測試的目的是在六分鐘時間內以最快速度來行走,但請不要跑跳。我們即將開始測試,您是否有任何問題需要向我詢問?
3.       請受測者站起走到起始線前,按下碼表,開始測試。
4.       測試中標準化口令指引,提醒時間確保測試品質。
第一分鐘結束:你走得很好,還要繼續走五分鐘。
第二分鐘結束:保持下去,還要繼續走四分鐘。
第三分鐘結束:你走得很好,你走了一半了。
第四分鐘結束:保持下去,你只剩下兩分鐘了。
第五分鐘結束:你走得很好,你只剩下一分鐘了。
第六分鐘結束:請馬上停下腳步。
5.       全程監測血氧濃度。運動過程低血氧,是重要的疾病預後因子,也跟身體活動能力以及肺功能退化相關。然而,在測試結束的數值並無法代表整個測試過程,標準測試流程建議應該全程監控,並且記錄最低的血氧濃度數值。
6.       當受測者感到無法繼續行走的症狀時,可放慢腳步甚至停下休息,可自選站著或坐下休息。當受測者停下休息,應繼續計時,若血氧濃度高於 85% 時,30 秒給予標準化口令當您感覺有辦法繼續的時候,請盡快恢復行走。並記錄總休息次數與時間,這項紀錄有利於無法完成六分鐘連續行走的患者的評估。
7.       測試第六分鐘結束時,施測者應紀錄當下血氧、心跳與血壓數值,並計算總行走距離。評估 Modified Borg dyspnoea scale Borg Rating of Perceived Exertion (RPE) scale 並記錄。
8.       同一天總共進行兩次測試,紀錄最佳表現數值。

測試方法學原理
六分鐘行走測試有很強的學習效應
雖然 6MWT 很好用,但它也並非沒有弱點,除了前面提到的對施測方法很敏感之外,另一個公認的注意事項就是很強的學習效應了。
根據數據,同一天進行兩次測試,十個受測者中有高達五到八個會出現學習效應,第二次的平均行走距離會比第一次多出 26 公尺95% CI 24 – 29公尺)。
所以標準程序建議,若六分鐘行走測試的目的是評估治療成效、觀察變化、決定用藥與治療策略,都建議在同一天測量兩次,並記錄較高的那次數據。

常見影響結果的因素
l  太短的走道距離(十公尺)比起正常的走道(三十公尺),行走距離平均減少 50 公尺,這是非常大的影響,不建議過短的走道。
l  施測者給予口令為「盡量走快」比起「盡量走遠」,可增加 53 公尺的行走距離。
l  施測者給予動機鼓勵,可增加 30 公尺的行走距離。
l  使用跑步機來替代平面走道(不建議),行走距離平均減少 13 – 20% ,主要原因是跑步機需要更高的行走技巧。
l  室外走道比起室內走道,行走距離平均增加 1% ,大約是 4 公尺。
l  環狀走道比起直線走道,行走距離平均增加 3 – 5% ,大約是 13 – 19 公尺。

6MWT能不能取代運動心肺功能測試?
先說結論,運動心肺功能測試(Cardiopulmonary exercise test, CPET)有很重要的功能是 6MWT 無法完全替代的。
六分鐘行走測試的信度與效度不錯,也不需要昂貴的硬體設備,廣受臨床與研究人員歡迎。這種時候,一定會有人想要比較一個可近性好的測試(6MWT)與黃金標準(CPET),看看能不能用 6MWT 來預測運動測試得到的攝氧量值,希望可以減少檢查的成本但達到相近的成效。
有一群科學家,嘗試在執行六分鐘行走測試的同時實測攝氧量,結果發現,居然跟 CPET 測起來沒有差異。他們也發現, 兩種運動測試的尖峰心跳也差不多,只是 6MWT 的換氣需求較低,尖峰通氣量與呼吸交換率都比較低。
從這樣的結果推論,六分鐘行走測試可以視為最大運動測試Maximal test)。也衍伸出了安全性的考量,目前兩大學會認定 6MWT 禁忌症應該與 CPET 一致
話說回來,六分鐘行走測試可以測到最大運動的攝氧量,但是在不實測,只依賴六分鐘行走距離,就算加上各種人口學與臨床生理指標,仍然無法高度準確預測出真正的攝氧量。這是另一群科學家們多年來的結論,在左心室衰竭的患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或者擴張性心肌病變的患者身上,都只有中度以下的預測能力。
六分鐘行走測試只在健康男童族群有比較好的攝氧量預測力,從迴歸分析推導出的公式為:VO2max(mL/kg/min) = 12.701 + (0.06 × 6-minute walk distance m) – (0.732 × body mass index kg/m2)

6MWT的正常值與常模
ERS/ATS 2014 年回顧過去研究提出的常模(如下表),因為每個研究的研究對象可能天差地遠,有的是健康族群,有中老年,也有年輕人;更不用說,每一篇研究的測試方法可能都有些不同,有的在戶外測,有的是環狀走道,導致結果可能不同,因此 ERS/ATS 的建議是採用族群特徵較為相符的研究標準,並且留意測試方法應盡量與原始常模研究一致

(Singh, S. J., et al. (2014).)

目前關於種族對於測試結果的影響也是尚無明確結果的,然而,在最近幾年,中韓等國也有亞裔族群相關研究,為我們的臨床工作提供更貼近需求的資訊。
附上He Zou等學者在2017年提出的常模預測模型:
女性6MWD(m) = 
233.994  [age(yr) × 1.815] + [height(cm) × 2.632]
男性6MWD(m) = 
141.327  [age(yr) × 1.039] + [height(cm) × 3.038]
(Zou, H., et al. (2017).)

以上是針對六分鐘行走測試這個主題,整合現有臨床操作準則、醫學研究發現、以及臨床治療經驗,寫給想要多認識運動測試的朋友們。運動測試被應用在心肺疾病患者很長一段時間了,但越來越多關注生活品質、身體活動功能與運動能力的運動生理專家將運動測試應用在更多元的族群上。如果您發現本文對身邊的朋友們可能有幫助,歡迎分享本文,更歡迎先進們不吝留言分享您的經驗,讓我們共同學習成長。

歡迎分享本文,全文轉載請勿修改內文,並請加註來自 抵家Titsia ,附上原文連結:《六分鐘行走測試|標準流程、判讀報告,不要錯過這些細節




參考文獻
w   Borg, G. A. (1982). Psychophysical bases of perceived exertion. Med Sci Sports Exerc, 14(5), 377-381.
w   Butland, R. J., Pang, J., Gross, E. R., Woodcock, A. A., & Geddes, D. M. (1982). Two-, six-, and 12-minute walking tests in respiratory disease. Br Med J (Clin Res Ed), 284(6329), 1607-1608. doi:10.1136/bmj.284.6329.1607
w   Carter, R., Holiday, D. B., Stocks, J., Grothues, C., & Tiep, B. (2003). Predicting oxygen uptake for men and women with moderate to severe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rchives of physical 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 84(8), 1158-1164.
w   Holland, A. E., Spruit, M. A., Troosters, T., Puhan, M. A., Pepin, V., Saey, D., . . . Singh, S. J. (2014). An official European Respiratory Society/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 technical standard: field walking tests in chronic respiratory disease. 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 44(6), 1428-1446. doi:10.1183/09031936.00150314
w   Ingle, L., Goode, K., Rigby, A., Cleland, J., & Clark, A. (2006). Predicting peak oxygen uptake from 6min walk test performance in male patients with left ventricular systolic dysfunction. European journal of heart failure, 8(2), 198-202.
w   Jalili, M., Nazem, F., Sazvar, A., & Ranjbar, K. (2018). Prediction of maximal oxygen uptake by six-minute walk test and body mass index in healthy boys. The Journal of pediatrics, 200, 155-159.
w   Kim, A. L., Kwon, J. C., Park, I., Kim, J. N., Kim, J. M., Jeong, B. N., . . . Kim, Y. J. (2014). Reference equations for the six-minute walk distance in healthy korean adults, aged 22-59 years. Tuberc Respir Dis (Seoul), 76(6), 269-275. doi:10.4046/trd.2014.76.6.269
w   Laboratories, A. C. o. P. S. f. C. P. F. (2002). ATS statement: guidelines for the six-minute walk test.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166, 111-117.
w   POH, H., EASTWOOD, P. R., CECINS, N. M., HO, K. T., & JENKINS, S. C. (2006). Six-minute walk distance in healthy Singaporean adults cannot be predicted using reference equations derived from Caucasian populations. Respirology, 11(2), 211-216. doi:10.1111/j.1440-1843.2006.00820.x
w   Singh, S. J., Puhan, M. A., Andrianopoulos, V., Hernandes, N. A., Mitchell, K. E., Hill, C. J., . . . Spruit, M. A. (2014). An official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European Respiratory Society/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 measurement properties of field walking tests in chronic respiratory disease. In: Eur Respiratory Soc.
w   Zou, H., Zhang, J., Chen, X., Wang, Y., Lin, W., Lin, J., . . . Pan, J. (2017). Reference equations for the six-minute walk distance in the healthy Chinese han population, aged 18–30 years. BMC pulmonary medicine, 17(1), 119.
w   Zou, H., Zhu, X., Zhang, J., Wang, Y., Wu, X., Liu, F., . . . Chen, X. (2017). Reference equations for the six-minute walk distance in the healthy Chinese population aged 18–59 years. PLoS One, 12(9).
w   Zugck, C., Krüger, C., Dürr, S., Gerber, S., Haunstetter, A., Hornig, K., . . . Haass, M. (2000). Is the 6-minute walk test a reliable substitute for peak oxygen uptake in patients with dilated cardiomyopathy? European heart journal, 21(7), 540-549.